您好,今天是
主頁 > 資訊 > 健康資訊 >

虹鱒能不能生吃,不僅是三文魚的“門戶”之爭

2018-05-29 15:59|發布:李時珍國醫院 - 小輝休閑世界杯投注/世界杯投注方法

摘要:身邊愛吃三文魚刺身的朋友,最近筷子都嚇掉了。 前兩天,一批《假冒三文魚大行其道,這就是謀財害命》之類的文章開始熱傳,這批文章的源自央視經濟半小時欄目的報道,該報道稱...


  timg (4).jpg


  身邊愛吃三文魚刺身的朋友,最近筷子都嚇掉了。


  前兩天,一批《假冒三文魚大行其道,這就是謀財害命》之類的文章開始熱傳,這批文章的源自央視經濟半小時欄目的報道,該報道稱在青海龍羊峽水庫,有我國目前最大的三文魚養殖場,而國內市場上三分之一的三文魚都產自這里。結果科學愛好者們看不下去,紛紛出來“科普”:來自青藏高原的國產淡水三文魚(學名:虹鱒)不是真正的三文魚,并且強調“淡水虹鱒絕對不可以刺身生食,否則極有可能感染多種寄生蟲致病”。


  timg (5).jpg


  等等,先別急著把盤里的便宜“三文魚”擲出窗外——和許多涉及公眾科學盲區的新聞一樣,反轉馬上來了,《農民日報》、財經網、西海都市報等媒體請來了水產專家“走兩步”,專家解釋稱:虹鱒也是三文魚,當然能生吃!大家被嚇掉的下巴又被合上了。只是,再也無法自如地把眼前那團誘人的橘紅色送進嘴里了。


  信“野生”科普作家的黑幕說,還是信為養殖戶站臺的水產專家的辟謠說?


  虹鱒有沒有資格叫三文魚,其實并不重要,也不是問題的核心。按照各方的說法,“三文魚”一詞不是什么嚴謹的學名,而是大西洋鮭魚早期進入香港市場時,香港市民根據“salmon”一詞音譯而來,廣為傳播之后成了約定俗成的叫法。在國內市場,淡水養殖的虹鱒被叫做“淡水三文魚”是為了蹭大西洋鮭魚的“流量”無疑,但是你硬要說“王侯將相寧有種乎”,新來的三文魚也是三文魚,也無法反駁。本來語言就具有隨社會發展而發展的漸變性,只要叫順口了,村里來的翠花二狗子,也就慢慢成了城里的Tracy、Mike。


  所以,力證淡水三文魚也是三文魚意義不大,在此處摳字眼只會掩飾問題本質:這玩意兒到底有沒有寄生蟲,能不能生吃啊?


  畢竟,“能生吃隊”和“不能生吃隊”兩方陣營觀點太撕裂了。主張不能生吃的,是以果殼網為代表的野生科普君,他們認為海水和淡水的滲透壓不同,兩種水域中魚身上的寄生蟲在人體身上的存活情況不一樣,決定了它們能否被生食用。


  而主張能生吃的,以媒體聲稱的“水產專家”為代表,他們重點解釋了國內養殖場可以通過隔離養殖實現人工干預,飼料也經過了高溫膨脹處理,不存在寄生蟲。但是同時也說,食用前的冷凍過程會殺死表層的寄生蟲,再說你吃的是魚肉,魚皮表面的寄生蟲可以避免呀。要命的是,中國科學院官方微博@中科院之聲隨后指出,報道中提及的 “中科院青海生物研究所”查無此所,養殖企業在澄清報道中,使用的顯微鏡檢驗寄生蟲方法也相當不專業,被網友群嘲。“能生吃隊”的可信度,大打折扣。


  即使將雙方身份問題先放一邊,也不難看出,兩者仍然存在一定的話語錯位,并沒有就一個事實或者觀點正面交鋒,比如寄生蟲到底有還是沒有?如果有,寄生蟲到底能不能在入口之前被徹底殺死?有沒有研究數據和案例支撐?


  這是一場細思極恐的辯論,無論雙方哪一方被證明是錯誤的,都叫人不寒而栗。如果“能生吃隊”錯了,那就是科普網站考證不實,不負責任地造謠傳謠,造成社會普遍恐慌;如果“不能生吃隊”錯了,就是專家為市場利益相關方隱瞞產品關鍵信息,對公共食品安全造成威脅。


  這又是一場必須進行到底的辯論,吃“三文魚”患寄生蟲病的新聞,幾乎是一種專門的“月經帖”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。帖子里的分析解釋有模有樣,連美食家蔡瀾都在里面現身告訴你“日本人不吃生三文魚”。并且,賣場食肆里到處在賣“三文魚”刺身,而且越來越便宜,它已經從貴族食品變成平民消費了,如果有寄生蟲,難道工商在內的監管部門不管管?


  這次大爭論之前,普通消費者能做的分辨努力,少之又少,希望借由這次大爭論,持不同觀點的雙方能硬碰硬地來場“正面剛”,這也是科學從業者的社會責任。為三文魚“清理門戶”,為公眾消除疑慮,讓消費者可以安安心心地享受舌尖上的這抹橘紅,別把丁是丁卯是卯的科學,搞成信不信看個人的玄學。

上一篇:是痦子還是腫瘤快來測一下

下一篇:沒有了

  • 中草藥
  • 中藥方劑
  • 世界杯投注食材
  • 菜譜
  • 其他